Site Overlay

郎朗母校音乐家来华演出 云集柯蒂斯音乐学院杰出校友

东方网9月27日消息:10月13日,应上海理工大学音乐系邀请,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将来到上海音乐厅进行此番访华的唯一一次演出。作为全球最顶尖音乐学府,柯蒂斯在业界享誉盛名。而近年,因为郎朗横空出世,因为欧阳娜娜退学事件,柯蒂斯频频见诸中国媒体报端,这所犹如金字塔尖的神秘学府,也向国人揭开了它的面纱。

此次柯蒂斯音乐会表演音乐家之一、上海理工大学音乐系主任陈洁,12岁那年在期刊上看到柯蒂斯音乐学院的介绍时,是被这样一段介绍吸引住的——“柯蒂斯的每个钢琴系学生可借用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放在自己的宿舍。”“天啦!太不可思议了!”时隔多年,陈洁依然记得当时读到这段话时的惊奇。这意味着这学校得有多少库存啊!12岁的她,准备去考“神一般存在”的柯蒂斯。

到美国的第二天,陈洁站到了柯蒂斯的面试现场。她弹了四首曲子,评判黑压压坐了一片,她获得了他们的认可,拿到了柯蒂斯的入学通知,成为(当时)柯蒂斯史上最年幼的学生!柯蒂斯的规则就是打破规则,招收天才,其办学理念是这样的:“为那些最具音乐天赋的年轻人提供最优质的教育,并将他们培养成最为专业的艺术家。”在这里,没有种族、年龄、性别……条条框框的限制,学校还为天才们提供了全额奖学金。

究竟什么样的人是柯蒂斯评审眼里的天才?陈洁回想起来——“就是作品可以感动到他们吧。”12岁的她入学即与大学生们一起上课。而到陈洁离开柯蒂斯的时候,她“史上最年幼”的纪录已被打破,一名十岁的天才儿童被招了进来。

笔者曾看到一个描述,将柯蒂斯戏称为“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陈洁是第一次听闻这个说法,她哈哈大笑,但表示认可。

柯蒂斯校址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所在的费城是美国东南部大工商业城市,经济发达,有诸多博物馆与美术馆,费城交响乐团也闻名于世。柯蒂斯本就人文气息浓厚,加之它的建筑主体是创办人的家族老宅,古典建筑,很有超脱现实的意味,学生又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天才们,确有几分魔幻之感。还有一个说法,柯蒂斯学生集中了世界各地的天才,时不时有学生“发疯”的情况发生。对于这种“传言”,陈洁倒是愿意将之理解为“天才艺术家不为世俗理解后产生的偏差”,并不是外界理解的“压力过大”。

陈洁在柯蒂斯从12岁入学到20岁离校,度过了人生很重要的少女8年。在她看来,柯蒂斯给予学生最重要的教学条件是“氛围”。学生们大部分时间是自己练习,每周四老师一对一指导专业课。柯蒂斯的老师都不是专职教师,他们每一位自身都是世界顶级的音乐大师。身为学生,师从名师,又身处世界最优秀的同行之中,自然进步神速。

陈洁至今记得,自己一入校就被给了个下马威。她等着老师给她布置课题,谁知老师反问她:“你想弹什么?”她弹完自选曲目后,等着老师点评,老师又问:“你自己感觉怎样?”这种教学模式更像是对自身潜能的挖掘——其实艺术不正是个性化的吗?柯蒂斯对于学生的教学哲学是:learn most by doing——在实践中学习。陈洁的两位老师教她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自己也仍活跃在古典乐舞台上,弹奏到生命的最后时分。

让陈洁最期待的斯坦威三角钢琴果然是可以借回宿舍自用的。整个柯蒂斯拥有25间琴房,2架莫勒管风琴,5排斯金纳管风琴,2间设备齐全的打击乐琴房,72台斯坦威三角钢琴!此外,还拥有功能齐全的音乐厅和歌剧院,学生们每年平均有百场演出。图书馆里有40000册图书并藏有稀有乐谱、书信和早期版本图书甚至莫扎特、李斯特、舒伯特、舒曼的亲笔手稿……除了音乐教学,柯蒂斯更有生活美学的培养,比如早成惯例的周三下午茶活动,教职员工和学生都可以参与,虽然也是学习的一部分,但常常被娱乐或趣谈打断。

说到柯蒂斯,有一个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绕不过去,就是在古典音乐界地位堪比流行界麦当娜的郎朗。

郎朗15岁去柯蒂斯求学。在后来的采访里,郎朗提到柯蒂斯带给自己的涅槃:当他发现有的同学特别会弹拉丁风格的曲子,有人对弗拉门戈很有研究,就像打开了很多扇门,不仅在老师身上学,也学习同学们的特长;此外还接触到美国摇滚和说唱音乐,用崭新的眼光看世界。郎朗在柯蒂斯的学习生活不局限于琴房,他走上街头接触一切自己喜欢的新鲜事物。“我从两种不同的文化中获得能量,即使两种风格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会显得不合逻辑,但我并不在意。在这儿,我感到充满活力和创造力。”朗朗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是柯蒂斯的院长,因为认为“没有节制的竞争只会制造紧张气氛”,他不允许郎朗参加任何比赛,于是在13岁获得“柴可夫斯基青年音乐家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后,郎朗没再参加任何比赛。后来,17岁的郎朗在拉维尼亚世纪明星音乐会上,他临时顶替发烧的安德烈·瓦兹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大获成功,震惊世界。

郎朗的学习、成长、成就,就带着显著的柯蒂斯特质:天才化的、疯狂的、无拘束的。

柯蒂斯的校友录上不仅有郎朗,还有传奇人物伦纳德·伯恩斯坦、塞缪尔·巴伯、当今古典乐巨星胡安·迭戈·弗洛雷斯、艾伦·吉尔伯特、希拉里·哈恩、詹妮弗·希格登、莱拉·约瑟芙维茨、王羽佳等。

最近,柯蒂斯频上中国的娱乐新闻,因为13岁就考取了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欧阳娜娜做出了从柯蒂斯退学,进军娱乐圈的选择,引发外界大讨论——一位天才音乐家的陨落?在娱乐圈里,功底功架皆不足的欧阳娜娜被批评得体无完肤。但她还只有16岁,不知多年之后的她会变成怎样的明星?又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选择?

柯蒂斯对天才们的选择都是尊重的——创始人玛丽·路易斯·科蒂斯·博克在1924年学院创始之际即表示:“一个极具天赋的青年音乐家一开始学习音乐就应该师从好老师。”

东方网9月27日消息:10月13日,应上海理工大学音乐系邀请,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将来到上海音乐厅进行此番访华的唯一一次演出。作为全球最顶尖音乐学府,柯蒂斯在业界享誉盛名。而近年,因为郎朗横空出世,因为欧阳娜娜退学事件,柯蒂斯频频见诸中国媒体报端,这所犹如金字塔尖的神秘学府,也向国人揭开了它的面纱。

此次柯蒂斯音乐会表演音乐家之一、上海理工大学音乐系主任陈洁,12岁那年在期刊上看到柯蒂斯音乐学院的介绍时,是被这样一段介绍吸引住的——“柯蒂斯的每个钢琴系学生可借用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放在自己的宿舍。”“天啦!太不可思议了!”时隔多年,陈洁依然记得当时读到这段话时的惊奇。这意味着这学校得有多少库存啊!12岁的她,准备去考“神一般存在”的柯蒂斯。

到美国的第二天,陈洁站到了柯蒂斯的面试现场。她弹了四首曲子,评判黑压压坐了一片,她获得了他们的认可,拿到了柯蒂斯的入学通知,成为(当时)柯蒂斯史上最年幼的学生!柯蒂斯的规则就是打破规则,招收天才,其办学理念是这样的:“为那些最具音乐天赋的年轻人提供最优质的教育,并将他们培养成最为专业的艺术家。”在这里,没有种族、年龄、性别……条条框框的限制,学校还为天才们提供了全额奖学金。

究竟什么样的人是柯蒂斯评审眼里的天才?陈洁回想起来——“就是作品可以感动到他们吧。”12岁的她入学即与大学生们一起上课。而到陈洁离开柯蒂斯的时候,她“史上最年幼”的纪录已被打破,一名十岁的天才儿童被招了进来。

笔者曾看到一个描述,将柯蒂斯戏称为“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陈洁是第一次听闻这个说法,她哈哈大笑,但表示认可。

柯蒂斯校址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所在的费城是美国东南部大工商业城市,经济发达,有诸多博物馆与美术馆,费城交响乐团也闻名于世。柯蒂斯本就人文气息浓厚,加之它的建筑主体是创办人的家族老宅,古典建筑,很有超脱现实的意味,学生又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天才们,确有几分魔幻之感。还有一个说法,柯蒂斯学生集中了世界各地的天才,时不时有学生“发疯”的情况发生。对于这种“传言”,陈洁倒是愿意将之理解为“天才艺术家不为世俗理解后产生的偏差”,并不是外界理解的“压力过大”。

陈洁在柯蒂斯从12岁入学到20岁离校,度过了人生很重要的少女8年。在她看来,柯蒂斯给予学生最重要的教学条件是“氛围”。学生们大部分时间是自己练习,每周四老师一对一指导专业课。柯蒂斯的老师都不是专职教师,他们每一位自身都是世界顶级的音乐大师。身为学生,师从名师,又身处世界最优秀的同行之中,自然进步神速。

陈洁至今记得,自己一入校就被给了个下马威。她等着老师给她布置课题,谁知老师反问她:“你想弹什么?”她弹完自选曲目后,等着老师点评,老师又问:“你自己感觉怎样?”这种教学模式更像是对自身潜能的挖掘——其实艺术不正是个性化的吗?柯蒂斯对于学生的教学哲学是:learn most by doing——在实践中学习。陈洁的两位老师教她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自己也仍活跃在古典乐舞台上,弹奏到生命的最后时分。

让陈洁最期待的斯坦威三角钢琴果然是可以借回宿舍自用的。整个柯蒂斯拥有25间琴房,2架莫勒管风琴,5排斯金纳管风琴,2间设备齐全的打击乐琴房,72台斯坦威三角钢琴!此外,还拥有功能齐全的音乐厅和歌剧院,学生们每年平均有百场演出。图书馆里有40000册图书并藏有稀有乐谱、书信和早期版本图书甚至莫扎特、李斯特、舒伯特、舒曼的亲笔手稿……除了音乐教学,柯蒂斯更有生活美学的培养,比如早成惯例的周三下午茶活动,教职员工和学生都可以参与,虽然也是学习的一部分,但常常被娱乐或趣谈打断。

说到柯蒂斯,有一个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绕不过去,就是在古典音乐界地位堪比流行界麦当娜的郎朗。

郎朗15岁去柯蒂斯求学。在后来的采访里,郎朗提到柯蒂斯带给自己的涅槃:当他发现有的同学特别会弹拉丁风格的曲子,有人对弗拉门戈很有研究,就像打开了很多扇门,不仅在老师身上学,也学习同学们的特长;此外还接触到美国摇滚和说唱音乐,用崭新的眼光看世界。郎朗在柯蒂斯的学习生活不局限于琴房,他走上街头接触一切自己喜欢的新鲜事物。“我从两种不同的文化中获得能量,即使两种风格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会显得不合逻辑,但我并不在意。在这儿,我感到充满活力和创造力。”朗朗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是柯蒂斯的院长,因为认为“没有节制的竞争只会制造紧张气氛”,他不允许郎朗参加任何比赛,于是在13岁获得“柴可夫斯基青年音乐家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后,郎朗没再参加任何比赛。后来,17岁的郎朗在拉维尼亚世纪明星音乐会上,他临时顶替发烧的安德烈·瓦兹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大获成功,震惊世界。

郎朗的学习、成长、成就,就带着显著的柯蒂斯特质:天才化的、疯狂的、无拘束的。

柯蒂斯的校友录上不仅有郎朗,还有传奇人物伦纳德·伯恩斯坦、塞缪尔·巴伯、当今古典乐巨星胡安·迭戈·弗洛雷斯、艾伦·吉尔伯特、希拉里·哈恩、詹妮弗·希格登、莱拉·约瑟芙维茨、王羽佳等。

最近,柯蒂斯频上中国的娱乐新闻,因为13岁就考取了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欧阳娜娜做出了从柯蒂斯退学,进军娱乐圈的选择,引发外界大讨论——一位天才音乐家的陨落?在娱乐圈里,功底功架皆不足的欧阳娜娜被批评得体无完肤。但她还只有16岁,不知多年之后的她会变成怎样的明星?又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选择?

柯蒂斯对天才们的选择都是尊重的——创始人玛丽·路易斯·科蒂斯·博克在1924年学院创始之际即表示:“一个极具天赋的青年音乐家一开始学习音乐就应该师从好老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